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母亲被奸
母亲被奸
已是半夜时分,张素琴已经睡下了:她现在即将临产,身体不便,所以很早就躺下了……「啪!」张素琴被惊醒了,「谁?」她打开了床头灯——不仅大吃一惊:只见屋内已进入四个窃贼。

  「啊——」张素琴失声惊叫——这四个家伙已经扑了上来,随手扯过一条毛巾就塞入张素琴的嘴中,顺势按助了她的手脚——一番冲突之后,张素琴已被歹徒制住了,身上的毯子也被扯到了一边。

  歹徒们也被刚才的变故吓得心惊肉跳。此时,他们的心跳刚刚放缓,便打量起张素琴来——这一看,他们的心跳又加快了:原来,张素琴的身体完全裸露着,一丝不挂。

  张素琴那时刚二十五岁,正怀着头胎:乳房硕大,腹部高高耸起,加之皮肤白皙光润,别有一番风韵;黑黑的阴毛又长又密,掩住了那紧要处——歹徒们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。

  四个家伙将目标转向了张素琴,立刻动手了:张素琴的双腿被扯到床外,下身紧贴着床沿,正冲向外侧——为首的一个粗壮汉子已解开裤子,掏出了里面的家伙——已经挺起来了。

  张素琴吓得要死:她已明白这些人要做什么——她拚命地挣扎,却无济于事:

  只见那人站在她的身前,将她的双腿架了起来,放到他的肩上,双手却卡住她的腰部,身体向前一顶——一条又粗又硬,滚烫的东西插入了自己的体内——「完了。」张素琴闭上了双眼,眼泪却流了下来。

  这汉子的身体一下下地向前顶着张素琴的下身,显得十分用力——两侧的两个歹徒将张素琴的双臂按在床上,最后的那个家伙则在一旁侯着,已迫不及待地解开了裤子……还没有十分钟,那汉子便坚持不住了。

  「这娘们儿可真厉害——我憋足了劲儿,她一夹,我就受不了了。」这汉子一边说一边系着裤带——此时,另一个家伙已取而代之,急不可待地在张素琴身上发泄着……歹徒们已经离去了——张素琴躺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:她面无表情,双眼盯着上方,目光呆滞——已然麻木了。这一夜,张素琴生下了一个男孩,取名刘东雷。

  儿子五岁那年,有一天张素琴带着他去了一个小诊所:里面只有一个年轻的男医生。「许医生,我要上环。」张素琴将儿子放到一旁,就脱掉了下身的衣物,躺到检查床上:她将两腿分开,架在床两侧的支架上——下身紧贴着床头,正冲向外侧:儿子还是头一次看到母亲的这个部位——那里长着许多黑黑的毛,分外显眼。

  「你先吃一片这个,一会儿就完了。」儿子不知道许医生在做什么,然后母亲就不动了。这时,许医生有些异样,看了一眼小孩子,「别怕,你妈妈没事的。」只见他解开裤子,掏出了小鸡鸡:他的小鸡鸡向前挺得直直的,又粗又长——他站在母亲身前,一只手分开那些黑毛,另一只手则握着小鸡鸡迎了上去——他的身体向前一顶,小鸡鸡就插进了黑毛里:原来黑毛里面还有一个洞,医生的小鸡鸡就插进了洞里。

  只见医生双手卡住母亲的腰部,身体一下下地向前顶着母亲的下身,显得十分用力——儿子不明白医生在做什么,就在一旁看着。许医生只忙着自己的事……一刻钟以后,他停下不动了,小鸡鸡完全插进了洞里……然后许医生拔出了小鸡鸡——已经垂下来了,却变得小了许多,头上还是湿漉漉的。

  许医生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,又用器械在母亲的那个洞里面放了一个环,然后母亲就醒了。「环上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」张素琴穿好衣服,和医生道别后就带着儿子离开了。几个月过去了,儿子偶然对张素琴说道:「妈妈,那天我看见许医生把小鸡鸡插到你的那个洞里,很好玩儿……」「什么!?」「许医生把他的小鸡鸡插到你下面的那个洞里……」张素琴大吃一惊,连忙追问儿子:才知道那天自己被麻醉之后,究竟发生了什么……儿子记得母亲后来就哭了,并且告诉他:这件事以后不许再提起——直到以后儿子对男女之事有了了解时,才明白:

  那个许医生偷奸了母亲。自此,那一幕便时常浮现在儿子的脑海中。


  【完】